周恩來:穩步地實現少數民族地區的民主改革

日期:2004/07/20  來源:  字號:[ ]

穩步地實現少數民族地區的民主改革

周恩來

(1956年7月24日)

  黨中央認為,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和涼山彝族自治州的改革是必要的。我國各民族都要過渡到社會主義,少數民族地區都要進行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消滅剝削制度,這是我國憲法規定了的,我們應該遵照憲法辦事。當前進行的改革是要把奴隸、農奴從舊制度下解放出來,使他們都有土地耕種。這種改革是民主性質的改革。

  對于民主改革問題,去年大家在四川省人民代表大會上作了協商,下了改革的決心,這都是對的。我們說過,實行民主改革要和上層人士協商,要安排好上層人士,使他們的生活不比改革以前壞。在群眾迫切要求改革的情況下,上層人士考慮到改革后,政府將給他們安排工作,生活不會比以往依靠剝削的時候壞,他們就會同意改革。這樣,上層人士和群眾認識基本一致了,改革就容易進行了。這就叫做和平改革。過去云南、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的改革都是這樣辦的。這些 地區的經驗證明,實行和平改革是可能的。

  黨和政府力求實現和平改革,但不能說和平改革就不會遇到一點阻礙。可以想到,會有一些過去站在群眾頭上的人,舍不得眼前的個人利益,對黨和政府不相信,有懷疑,有顧慮,害怕安置工作后得不到好的結果,不聽我們的話。也有些頭人想和政府較量,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就因為有這類人,而發生了叛亂。甘孜藏族自治州也是這樣。這是不好的事情,是不幸的事件,但是它已經發生了,就不能不設法補救。同時我們也要估計到,我們的工作不是沒有缺點和錯誤的,有些缺點是工作中不可避免的,但也有些缺點是可以避免的。對能夠避免的缺點而沒有避免,就影響和加重了他們不相信政府的心理。并且這些缺點也很容易被叛亂分子當做反對改革的借口。但是發生叛亂的主要原因還是有些人掌握武裝,想和政府較量較量。

  叛亂發生后,政府和藏族、彝族人民一道來平息叛亂,同叛亂分子進行了武裝斗爭。這種斗爭是階級斗爭性質的。但是,我們要注意到,叛亂分子會把這場階級斗爭說成民族斗爭和保衛宗教的斗爭。他們的目的是保護封建主和奴隸主的所有權;我們的目的是救出被包圍的干部,解放被壓迫的勞動人民,因而得到藏、彝族勞動人民的擁護。我們從來都主張和平改革,進行平息叛亂的武裝斗爭是被迫的。我們必須把工作做得更好,解除叛亂分子的種種借口。

 

  那么,怎樣把工作做好呢?我們提出以下幾點意見:

  一、力爭實現和平改革。有關改革的問題,要根據群眾的意愿,經過和少數民族上層人士協商,取得上層人士同意后再去進行。在協商過程中,必須用道理說服人,不要強加于人。漢族干部必須有耐心,要善于等待,少數民族不同意的,就不忙著去做。改革的內容不外兩條:一條是使廣大人民獲得解放;一條是使上層人士失去對土地和奴隸或農奴的所有權,但得到政府的安置。在少數民族地區實行這樣的民主改革,既有利于人民,也有利于上層人士。一般地說,少數民族上層人士的生活水平是不如漢族中的資本家的。漢族一些大資本家都得到了安置,少數民族中的封建主、奴隸主當然也可以得到安置。

  二、地主、奴隸主多余的浮財可以不動。云南德宏傣族地區土改時,對于地主多余的耕畜、農具、糧食和房屋都沒有動。我們認為,在四川藏區、彝區民主改革中,對地主和奴隸主的這四種多余的浮財也可以不動。不動就是不征收。地主、奴隸主多余的這些東西,當地勞動人民缺乏而又確實需要的,可以由政府出錢購買。詳細辦法請自治州政府和大家討論協商決定。

  三、對藏區的寺廟應該采取更慎重的態度。我們從來都是主張尊重兄弟民族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在改革中牽扯到寺廟的耕地等問題,必須慎重對待。中央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桑吉悅希〔369〕同志主張寺廟所有的耕地等財產暫時不動,我們認為他的意見是對的。寺廟的耕地不動;寺廟的槍支也不動,但是不能拿槍去為非作歹;寺廟放的高利貸也可以不動,農民如果要求政府解決,政府可以幫助農民還債;群眾對寺廟的差役負擔,政府不干涉,但是農民如果不愿去做,寺廟也不要強迫他們。方才喜饒嘉錯〔307〕代表對我說,青海農業合作化后,農民忙了,不去寺廟上布施了。這個問題,我想應該從兩方面來看,一方面農民確實忙,另一方面農民個人所得還不多。今年秋天合作社收入分配后,有關省、縣的人民委員會和合作社都不要干涉農民給寺廟上布施。當然,布施也許會比過去減少一些。如果寺廟的經費發生困難,政府可予以救濟。

  四、一定要處理好民族問題。在民族地區,處理任何事情都要考慮到民族問題,都要和少數民族干部商量,因為他們比漢族干部更懂得本民族的心理。他們點頭,我們再干。他們不點頭,我們就不要干。我們可以說服、等待,不能強加于人。毛主席說:外來干部要尊重本地干部,應當成為一條規矩。外來干部和本地干部尚且如此,何況不同民族的干部呢?

  在少數民族地區,辦事情要靠少數民族干部,因此我們必須培養少數民族干部,逐步使他們在各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企業、學校中都占大多數,并且擔任主要的領導職務。

  民族自治地方應該享有憲法上規定的自治權利。關于財政管理權的方案,正在準備,將要提到最近就要召開的體制會議上研究。民族自治地方可組織本地方的公安部隊,這在憲法上也有規定。壓迫群眾的人手中有武器,群眾不放心。武器放在人民手中,就可以防壞人了。請在座的陳賡〔370〕副總參謀長召集會議研究一下。

  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生活比較落后。要改變這種落后的狀態,首先必須發展交通事業。甘孜藏族自治州決定要修從康定到巴塘的公路,涼山彝族自治州也要修兩條公路,我們已經請交通部研究修筑這幾條公路的方案。

  改革要更有準備、更有步驟地進行。在某些應該讓步的問題上要讓步。應該避免把改革問題同民族問題、宗教問題混淆起來,使改革做得更好。以上說的各種工作都做了,道理就全在我們方面。也許還有些人手中有武器,還想和政府較量較量,那時他們再鬧起來,就更加得不到人們的同情,我們的損失就會減少。對付這些人我們應該是有準備的,但我們不主張用武力解決,我們主張用和平辦法來解決問題。

 

  五、對于現在還在山上叛亂的武裝應該怎么辦呢?辦法是停戰和談。連蔣介石這樣的人我們都肯跟他和談,對于叛亂的地主、奴隸主又有什么不能和談的理由呢?要反復跟他們和談,允許來去自由。要他們來和談,和談不成,還要回去打,我們也不殺害他們。這樣做,相信和談可以成功。有關地方國家機關要認真地進行和談,一次不行,再來二次,如果他們硬要打,我們就自衛。我們不是壓迫者,只要叛亂分子停止叛亂,一律寬大處理,一個不殺。三國時諸葛亮七擒七縱〔371〕,我們要十擒十縱,百擒百縱。四川省的氣魄應該大些,否則就要甘拜諸葛丞相的下風了。過去青海爭取項謙〔372〕就是這樣做的,這是一條很好的經驗。

  我們工作中是有缺點、錯誤和偏差的,如急躁、沖動,甚至在戰爭中出現報復情緒等。因此,我們要進行工作檢查,要糾正偏差,改正錯誤,對于犯有嚴重錯誤的人要予以批評,對于違法亂紀的人要予以處分。出現缺點、偏差的責任大部分在中央,因為中央對下面的指示不那么具體。至于有些上層人士在改革中受了些委屈,也不要太生氣,要想到群眾過去一直是受壓迫的,一旦翻身,做出這樣舉動是很自然的。

  中央和四川省要組織慰問團到這兩個自治州進行慰問。西藏過去曾經提出要組織一個代表團去甘孜藏族自治州參觀,我們認為應該歡迎他們去那里考察。凡是工作中的缺點、錯誤要承認,工作中的好經驗要堅持,好的壞的都讓人民知道,這就是我國人民政權的特點。

  以上是中央討論四川藏區、彝區問題后的一些意見,現在向大家傳達完了,大家有意見還可以提。這些意見,大家回去都可以向省、自治州人民委員會和省委、地委去談一談,還可以討論。

  *  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討論了四川甘孜藏區和涼山彝區的工作問題。這是周恩來召集在京的民族上層人士所做的傳達報告。

五分赛车开奖记录 pc28开奖网站pc28.am 甘肃11选5规律 vv直播赚钱 星彩网英国彩票开奖历史记录 亲朋棋牌官网大厅客服 鹰潭合买大奖 东方财富上证指数行情 极速飞艇全天计划群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 江西48人合买大乐透 股票分析师 幸运农场计划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