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爾: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與同步實現小康

日期:2017/09/30  來源:《紫光閣》雜志  字號:[ ]

  今年8月份,祖國北部邊疆舉行了隆重的慶祝內蒙古自治區成立70周年的盛典。《紫光閣》雜志特邀請國家民委主任巴特爾為讀者解讀內蒙古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理論依據、歷史背景及寶貴經驗,并介紹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少數民族地區脫貧攻堅的有關情況。

  理論依據和歷史價值

  ◎記者:您曾經擔任為期8年時間的內蒙古自治區主席,又是土生土長的蒙古族干部,首先請談談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產生的過程和歷史價值。

  巴特爾:1947年5月,我國第一個省級民族自治地方——內蒙古自治區成立,標志著內蒙古發展進入了新紀元,也標志著我們黨開啟了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光輝歷程。經過70年發展,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作為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基本制度安排,已成為國家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

  對于一個多民族國家來說,采取什么樣的國家結構形式來處理國內民族問題,關乎國家的長治久安和各民族的前途命運。1945年10月,黨中央在《關于內蒙工作的意見》中提出在內蒙古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經過內蒙古的成功實踐,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通過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共同綱領,正式確認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這表明了我們黨最終作出在單一制國家內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正確抉擇,探索出了一條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

  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是對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的運用和發展。馬克思、恩格斯曾設想,堅持各民族在一切權利完全平等的基礎上自愿地聯合和團結起來,建立統一而不可分的單一制大國,同時通過一定形式的自治制度來保障少數民族管理本民族內部事務的權利。但由于歷史條件的限制,這一設想在當時未能付諸實踐。后來,列寧進一步提出民族區域自治的設想,但由于俄國的特殊國情,也未能實現。我們黨遵循馬克思主義關于國家和政權建設的總原則以及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基本原則,充分考慮我國是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基本國情,創造性地在單一制國家內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使馬克思主義解決民族問題的基本構想變成生動現實。確定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使民族自治和區域自治有機結合起來,既是對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的堅持和運用,也是對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的極大豐富和發展。

  同時,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是對我國傳統治理體制的超越。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不是“飛來峰”,而是中華政治文明內生性演化的結果。歷代中央政府治理民族地區,大都實行有別于內地的特殊治理體制,比如秦漢時期的屬邦屬國、唐代的羈縻州府、元明清時期的土司制等。這也是幾千年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中華文明綿延不絕的一個重要原因。我們黨實行的民族區域自治,既繼承了“天下一統”“因俗而治”的政治傳統,又實現了各民族一律平等、共同當家作主,有利于各族人民把愛祖國與愛家鄉、愛中華民族與愛本民族有機結合起來,從根本上超越了傳統治理體制。

  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是我們黨對國內任何形式民族自決的擯棄。我們黨深刻認識到民族自決可能導致的分裂危險。1946年2月,黨中央明確指示:內蒙古工作,根據和平建國綱領中關于民族平等自治的要求,不應提獨立自決口號。后來在起草共同綱領和1954年憲法的過程中,毛澤東同志、周恩來同志一再告誡,蘇聯加盟共和國或自治共和國模式不適合中國國情,也不利于防止外部勢力利用民族問題挑撥離間。從民族區域自治提出、確定的過程可以看出,我們黨對基于民族自決的蘇聯模式的擯棄是高度自覺的。

  總之,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發源于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根植于中國傳統政治文明,立足于我國基本國情,是尊重歷史、合乎國情、順應民心的正確抉擇,是我們黨經過長期探索、反復比較而作出的偉大創舉。習近平同志指出,同世界上其他國家相比,我國民族工作做得都是最成功的。我們要增強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毫不動搖地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斷為解決世界民族問題提供中國方案、貢獻中國智慧。

  治國理政的寶貴經驗

  ◎記者: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我們這樣一個擁有56個民族的大國治國理政的實踐中,積累了哪些寶貴經驗?

  巴特爾:繼內蒙古自治區之后,我國先后又成立了新疆、廣西、寧夏、西藏4個自治區,以及30個自治州和120個自治縣,民族自治地方面積達到全國國土總面積的64%。70年來,我們黨全面正確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國家大力支持民族自治地方行使自治權,推動我國少數民族、民族地區、民族關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的確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

  第一,所有民族自治地方,都是中央統一領導下的地方。對于我們這樣一個多民族的國家來說,要想實現團結統一,沒有堅強有力的政治領導是不可想象的。烏蘭夫同志曾總結說:“是黨把蒙古民族和內蒙古地區的各族人民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是在黨的領導下建立了內蒙古自治區,是黨領導我們在建設社會主義新內蒙古的斗爭中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歷史和實踐一再證明,只要我們牢牢堅持黨的領導,就沒有任何人任何政治勢力能夠挑撥我們的民族關系,我們的民族團結統一在政治上就有充分保障;只有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才能實現各族人民共同當家作主,促進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長期以來,我們黨在民族自治地方建立了覆蓋各個層級、規模龐大的黨組織,并不斷強化地方各級黨委在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的領導,發揮好各級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同時,培養了一大批政治上靠得住、工作上有本事、作風上過得硬的好干部,使廣大黨員干部成為各行各業、各個領域的主心骨、頂梁柱。特別是建設了一支跟黨走、留得住,善于干事創業、關鍵時刻用得上的少數民族干部隊伍,使黨聯系各族群眾有了更為牢固的橋梁紐帶。

  第二,必須切實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這是民族區域自治的前提、基礎和基本功能,也是國家最高利益和各民族的共同利益、根本利益。內蒙古自治區實施民族區域自治的70年,就是筑牢祖國北疆安全穩定屏障、鞏固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的70年。我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都明確規定,各民族自治地方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禁止破壞民族團結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為。長期以來,黨和國家帶領各族干部群眾,堅決防范和依法打擊“三股勢力”的滲透破壞活動,著力消除歷史上遺留的民族隔閡、民族歧視、民族壓迫現象和痕跡,堅決反對大漢族主義和狹隘民族主義,妥善處理涉及民族因素的矛盾糾紛和案(事)件,防止一切不利于民族團結的言行,從而有力地維護了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

  第三,必須創造性地貫徹落實黨和國家政策。這是民族區域自治成功的關鍵。正確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必須在維護國家政令統一和暢通的前提下,保證民族自治地方依法行使自治權,把二者有機結合起來,創造性地落實黨和國家政策。內蒙古作為“模范自治區”,模范就模范在這里。比如,在牧區民主改革中采取“三不兩利”(不斗、不分、不劃階級,牧工牧主兩利)政策,在社會主義改造時期堅持“政策穩、辦法寬、時間長”的方針,收到了很好成效,得到中央充分肯定。內蒙古的經驗表明,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必須處理好普遍性和特殊性、共同性和差異性的關系,做到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為此,根據我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各級自治機關在行使地方國家機關職權的同時,在立法、經濟、財政、干部、教育、文化、衛生、科技等方面還享有廣泛的自治權。各級黨委、政府堅持分類指導、精準施策,作出有關決策部署時盡量照顧少數民族和民族自治地方的特點和需要,尊重民族自治地方的變通執行或停止執行的權利并給予積極的指導和幫助,實施差異化的區域政策以解決特殊困難和問題。

  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記者:目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在全國各地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請您介紹一下少數民族地區的扶貧工作。

  巴特爾:當前到2020年,全黨的中心任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其中脫貧攻堅是重大政治任務和最大民生工程。民族地區是脫貧奔小康的重點、難點地區,是脫貧攻堅的主戰場。

  如今民族地區實現同步小康的基礎、條件和機遇前所未有,取得的成績也前所未有。最大的機遇就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高度重視、格外關心民族地區脫貧奔小康。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全面實現小康,少數民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強調“要確保如期啃下少數民族脫貧這塊‘硬骨頭’,確保各族群眾如期實現全面小康”。支持民族地區如期實現脫貧奔小康的目標,是黨中央的莊嚴承諾,也已經成為各方面的普遍共識和自覺行動。近年來,中央召開了民族、宗教、統戰、新疆、西藏、扶貧開發、對口支援、東西部扶貧協作、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等多個重要會議,均對民族地區脫貧奔小康作出重要決策部署,為加快民族地區脫貧奔小康步伐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政策紅利。國家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使民族地區從對外開放大后方一躍變為最前沿。在中央的大力支持、發達地區支援和民族地區艱苦奮斗下,近幾年民族地區脫貧奔小康取得新的重大成就。比如,“十二五”期間,民族八省區國內生產總值從42053億元增加到74736億元。2016年,民族八省區持續保持強勁發展態勢,貴州、西藏分別增長10.5%、10.0%,位居全國第二、三位,全年減少貧困人口402萬,實現了“十三五”良好開局。

  也要看到,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脫貧攻堅的困難程度、艱巨程度也是前所未有。全國貧困人口的1/3,貧困村的1/3,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11個,以及深度貧困地區的“三區三州”(三區即西藏自治區、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三州即四川涼山、云南怒江、甘肅臨夏三個自治州),都在民族地區。14個片區中民族自治地方縣占一半以上,其中1/3的深度貧困縣,都是民族縣。全國120個自治縣被列入重點縣、片區縣的,超過70%。民族八省區貧困發生率是全國2倍還多。前不久中辦到四川涼山調研,結論是:這里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難中之難、堅中之堅。所以,脫貧攻堅,民族地區是短板的短板、難點的難點、重點的重點。

  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是黨的民族政策的根本立場,也是社會主義社會的本質要求。民族區域自治,是實現各民族共同當家做主的基本政治制度,也是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和共同富裕的重要經濟制度。當前,國家現有脫貧攻堅政策體系把少數民族貧困地區放到重要位置予以系統部署,同時還制定實施了一系列特殊扶持政策。《“十三五”促進民族地區和人口較少民族發展規劃》《興邊富民行動“十三五”規劃》都把促進少數民族貧困地區脫貧攻堅作為首要任務。我們要抓住機遇、創造條件、苦干實干,深入貫徹中央民族工作會議精神和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精神,充分發揮好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優勢,實施好各類涉及脫貧的規劃和政策,加快少數民族貧困地區脫貧奔小康步伐,確保與全國同步小康。

  一是國家脫貧攻堅的戰略重點始終聚焦民族地區。從“十一五”到“十二五”再到“十三五”,全國脫貧攻堅的戰略重點日益突出民族地區,比如,2016年,中央扶貧資金投入民族八省區占到資金總量的40%以上。新調整的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結對關系對30個民族自治州實現了全覆蓋,中央明確的“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全部在民族地區。下一步,在繼續貫徹落實好加快“三州”建設小康社會進程意見的同時,由中央統籌,新增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資金、項目和舉措重點支持“三區三州”脫貧攻堅。

  二是國家各項惠民政策和民生項目向少數民族貧困地區傾斜。“十三五”期間,國務院各部門在落實各項惠民政策,安排各類民生項目中,都一直并將繼續向少數民族貧困地區傾斜。2017年中央財政安排55.5億元少數民族發展資金,由地方統籌支持少數民族貧困地區開展精準扶貧。

  三是對有特殊困難的少數民族人群采取更精準的扶持政策。對邊民,圍繞貫徹實施《興邊富民行動“十三五”規劃》開展邊境地區就地就近脫貧專項行動;對人口較少民族,組織實施貧困村提升工程,推進人口較少民族整族整村精準脫貧;對“直過民族”,幫助他們學用普通話,普及科技知識,提高生產生活技能,加大對自然村通硬化路等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投入力度。

  四是區域發展圍繞精準扶貧發力。集中連片的貧困區要統籌好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產業發展和城鎮化,為實施精準扶貧打下更加堅實的基礎。這方面,我們將以保護發展少數民族特色村鎮和傳統手工藝品、落實民貿民品優惠政策為抓手,帶動脫貧攻堅。

  五是堅持扶貧同扶智、扶志相結合,不斷激發少數民族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大力宣傳脫貧致富先進人物事跡,推廣典型經驗,加強職業技能培訓,在脫貧攻堅實踐中,引導貧困群眾主動參與,增強獲得感。加大少數民族干部人才隊伍建設力度,培養一支作風優良、能打硬仗的本土干部人才隊伍。

  六是各地也都按中央要求加大對本省區內深度貧困民族地區脫貧攻堅的支持,根據自身實際制定特殊政策。比如,云南總結推廣獨龍江鄉整鄉推進和獨龍族整族幫扶的經驗做法,將8個人口較少民族和佤、拉祜、傈僳3個特困民族全部納入《云南省全面打贏“直過民族”脫貧攻堅行動計劃(2016-2020年)》,實行“一個民族一個行動計劃”“一個民族一個集團幫扶”的有云南特色的脫貧攻堅路子。

  我們黨在歷史上團結帶領各族人民實現共同當家做主、共同邁入社會主義社會,現在又推動各民族同步小康,目的都是實現“事實上的平等”。可以說,世界上沒有哪個政黨像中國共產黨這樣,對“事實上的平等”有如此執著的追求,并取得如此巨大成就。我堅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們堅定不移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團結一心、頑強拼搏,一定能打贏民族地區脫貧攻堅戰,一定能實現民族地區與全國一道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

 

五分赛车开奖记录